新幣和你想的不一樣-我的新加坡工作雜記

2
205
我的新加坡工作雜記

其實沒有打算寫這篇文章的,但前陣子在跟朋友討論到回鄉機票問題時,被說領新幣花台幣沒問題,讓我覺得很受傷,於是想來認真地盤點我的決定跟遇到的現實。

邏輯上我並沒有領新幣花台幣。

因為消費水準不同的關係,新加坡大學畢業生的月薪,我在台灣要工作好多年才能擁有,所以如果能領新幣花台幣,是真的滿爽快的。但是我現在住的是新加坡,和新加坡人一樣花的是新幣,說我日子過得爽快,我覺得未免有點太沒道理了!更何況扣除物價之外,我也是在某些犧牲與取捨下,才來到這個地方。

日子不苦,只是大不相同

我是台北人,不僅生在台北,也長在台北。在來新加坡工作之前,扣掉大台北,我待了超過一個月地方,就是交換學生時期的法國巴黎,還有姊姊曾居住過的馬來西亞檳城。在台租屋經驗:一次。

新加坡的日子不苦,只是和台灣相比,真的大不相同。

【居住】

新加坡的房子有很多種,有公共住宅(HDB),也有私人公寓或別墅。因為不習慣跟人共用衛浴,根據我的預算,我找的是 HDB 裡的主人房(主臥)。

新加坡和台灣很不一樣,因為新加坡人一次只能擁有一套 HDB (而且要結婚或是滿 35 歲才能買),所以租 HDB 通常都要跟主人同住,而且會有諸多限制:像是不能帶訪客、不能使用廚房(或是能使用但是只能煮簡單的食物,我們稱小煮 light cook)都是滿正常的。我在看房子的過程中,我還遇到有房東限制一周只能洗一次衣服的。也因為政府有收回房子的權力,房東自然不會想把房子租給奇怪的人,所以有的房東會詳細詢問我的工作地、工作簽的種類、哪裡來的等等資訊。幸好,華人女生是滿吃香的。

我來新加坡前,有在網路上看到這些資訊,但真正遇到的時候,還是挺不習慣的。

不能拿心愛的鑄鐵鍋煎迷迭香雞腿排、不能煮麻油雞(在赤道吃麻油雞是想要流鼻血嗎?)、不能給朋友借住、沒有 house warming party、世足不能找朋友一起在家裡喝啤酒吃鹽酥雞加油吶喊…..我忘了,一起看世足的朋友都在台灣。

幸好我在巴黎的時候,給自己的功課是-學習獨處。

即便是小煮,用小湯鍋跟保溫罐,我還是可以做出簡易版的三菜一湯。

新加坡房租比台灣貴
從 nestia 網站上可以看到,目前新加坡大巴窯 HDB 一間主臥的租金,大約是 22,500 台幣,在台北租一間三房應該沒問題。

【天氣】

但新加坡沒有我想像中的熱,就是很容易流汗,因此我的包包也難得開始常備大創手帕。除了常有誇張的雷陣雨,其他我覺得就跟台灣的夏天差不多,外加感受不到四季變換。

這邊的雨來得快、去得快,而且雨遮很多,大樓之間也有很多連通道,所以雨鞋在這並不屬於當地的時尚範疇。可愛的是,新加坡人覺得我們颱風、土石流可怕,但他們習以為常的陣陣雷聲,卻是我上班皺眉、夢中驚醒的源頭。

比起雨鞋,新加坡人比較常穿涼鞋或拖鞋
比起雨鞋,新加坡人比較常穿涼鞋或拖鞋-雨鞋只有在魚菜市場(濕巴沙)才有人穿。

【飲食】

我很喜歡東南亞食物,除了信仰原因之外也不挑食,自然沒有什麼口味上的問題。

不過新加坡的食物大部分是進口的,所以食物並不算便宜。當然,便宜的食物也有,我在我家這邊吃 2 菜 1 蛋的自助餐(這邊稱為菜飯)大概是 3.1 元新幣,折合台幣約 70 元。我在小販中心常點的熱咖啡(口味偏越南咖啡),大概是 1 元新幣,折合台幣約 22.5 元。100 元以內是可以吃飽的,不過有一些小細節和台灣不一樣,像是點餐送的湯通常是清湯、一餐的食物份量通常是飯>肉>菜。

餐廳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。印象中我坐在餐廳裡最便宜的一餐,大概是台幣 400 元,吃的是一碗越南河粉跟一杯茶飲,吃一次餐廳的錢大概就是吃一周小販中心的午餐錢。我想新加坡人可能無法想像我們台灣人,跟朋友約會,不是吃下午茶就是吃早午餐的。

新加坡美食多多
我喜歡各式各樣的新加坡食物。

【交通】

新加坡的捷運常常故障、尖峰時間計程車很難叫、坐公車可能會塞車…所以我一開始就決定住在離公司很近的地方,減少麻煩。

新加坡很小,從 Wikipedia 上的數字算起,這個島國大概只有三個台北市這麼大,或是三分之一個新北市這麼小。這麼大的地方有很多高速公路,不塞車的話開車很快,但是坐車就很久,20 分鐘開車可以到的地方,我坐車加走路可能要一個小時。這點其實跟我在台北的感覺差不多,差只差在我開始少坐計程車-反正外務少了,日子變簡單,不用趕時間。

但回家機票沒有我想像中便宜,沒辦法說走就走回家當媽寶;我來新加坡的時候坐廉航,機位、25 公斤託運行李、簡餐,加起來不用四千台幣,但過年回家,來回機票花了我一萬四千多。

【日常生活】

還有一些有趣的生活細節,像是新加坡不太做資源回收,丟垃圾就跟國外一樣,每層樓都有丟垃圾的管子(有些地方甚至家裡就有!),所以新加坡人很難想像我們台灣人追垃圾、回收沒做好被大叔大嬸罵的景象。

千里馬也需要伯樂,只是這次伯樂在三千公里之外

很多人說我目標明確,甚至覺得羨慕。但老實說我也不是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麼,而是我做過很多網路行銷類的工作,所以很明確知道自己不喜歡什麼,最後才決定一兩個我比較喜歡的領域。

而從台灣大企業轉到新加坡新創工作,其實日子是有點不同的。現在公司的步調很快,要調整東西,快的時候一兩天就做好了;但也因為這樣,有時假日或晚上也需要開電腦處理事情。雖然生活與工作的界線有一點點地消彌,雖然在臉書上看到有人寫說他們選擇在台灣努力時略感心痛,但這次決定換地方工作,推力與拉力都很驚人。

【推力】

在台灣,我通常都是公司內第一個,有時也是唯一一個,執掌明確掛上 SEO 的員工(所謂 In-house SEO)。但因為是第一個員工,在不確定能做多少事情的狀況下,通常我身上還有綁其他種類的職務。在不同公司做 In-house SEO 的時間,我還曾同時負責過像是分析優化、導購夥伴經營、產品企劃等工作。

我很喜歡多工,這讓我可以接觸很多面向的工作並且快速成長(而且不無聊)。但我也從多工的過程當中了解到,這個市場可能不需要一個太專精的 In-house SEO 從業人員,這裡喜歡的是通才。

我不知道我再鑽研下去,這個市場是否會埋單?

我的內心早有答案。

【拉力】

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是不是不夠好,沒辦法影響長官同事們,因為我自己也是在摸索中成長學習(講到這裡,就要特別感謝願意給我機會的長官們)。讓大家了解 SEO、認同 SEO 的重要性簡單;但是現實考量就是:在做 SEO 之前,先讓公司生存下來或是做完本身的工作比較重要。而那些需要時間的、沒有明確因果的,就先放一邊再說吧。

於是當機會來臨的時候,我決定離開。新公司有典範可以學習,有同事可以合作,我覺得我在這裡,可以貢獻,也能有所成長--這比我領什麼幣別、在哪裡工作來得重要許多!我也想知道自己可以走得多遠。

並不是說我不在意薪水,我也是會想買 Chanel 的 2.55 經典包。但我覺得只要做到被重視,報酬自然會產生。如果報酬不如預期,只要你夠好,符合預期的工作自然會出現。

我常常說:「我覺得我的公司也挺勇敢的。」因為他們從台灣找了一個,沒有正式在國外求學,甚至連差都沒出過的老女孩,去新加坡工作。感謝他們的肯定,希望到現在他們還是沒有後悔(笑)。

所有的決定都是一時之選

這篇文章並不是要想要抱怨在新加坡有多辛苦,或是期待他人同情,也不是在抱怨台灣的工作有多不好新加坡有多好(畢竟我也很愛我的家鄉,跟我曾經共事過的長官同事們)。我只是希望藉由闡述我的感受,讓大家可以客觀的了解並評斷決定前往他國工作的人,不僅僅只有光鮮亮麗的一面而已。對我來說,所有的決定,都僅僅是當下我為了追求更美好的自己所做的一時之選而已。

-完畢-